盐水小屋

【Bunny授权翻译】Look Back on This and Laugh(下)

*很抱歉拖到了现在

*这篇文我最喜欢的是最后一段,有种莫名的现实感和惆怅,以此为背景Bunny才显得更纯真

*style你们的双亲感太强了



“也许我们应该打开收音机听一听我们今天会不会有课。”Butters提议道,而Kenny仍迟疑着。Butters的头发仍打着卷地缠绕着,就在Kenny的鼻子下。Kenny撑着手肘抬起身来去够到床头柜的旧收音机,然后开启。他吹起一声口哨,仍让Butters紧紧抱着自己,想着这时候放开他会是多么难受。


  说实话Kenny此时还处于半睡眠状态,所以他没太听清楚收音机里播报员说的关于今天这片区域的学校因为大雪集体停课的消息。Butters听到后,高兴地在Kenny的双颊上各亲了一下。


  “听到了吗Kenny?”他在Kenny耳边说着。“我们可以一整天玩雪或和热可可——哦等等——恩,你家有热可可吗?”


  “没有。”Kenny回答着,同时拉开了大衣。“但你可以去Kyle家找,他家有很多这类玩意。”


  “你会跟我一起来的对吗?”


  “当然。”Kenny叹了口气,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他想要是能充个热水澡该多好,但实际上他家的热水器坏了几年了。有时他会在借用Stan家的浴室,这往往让他尴尬.......


  “Kenny?”


  “恩?”


  “你是不是在生我气?”Butters说,他把脸凑近了,看上去有些担心,也有点害怕。Kenny把他的脸捧在手心里,然后捏起他的双颊用两根拇指拉起他的嘴角,直到那看起来像个笑脸。


  “我没有生气,真的。”Kenny说:“来吧,我们收拾一下就去Kyle 家。”


  他们洗了个快速的冷水澡,对于他们刚刚发泄完的身体来说一点也不舒适。在他们为彼此擦拭身体时,Kenny掠过Butters的双腿,然后在Butters的小伙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Butters的反应。然而Butters只是咯咯笑着,似乎很开心。Kenny不可抑制地喜欢这样,他们裸着身子、浑身颤抖但他们却是干净的。Kenny想把Butters按在墙上,但这样肯定会让他觉得冷,所以他只是递给Butters一条自己的干净内裤,对于Butters来说可能大了一些,松松地悬挂在Butters腰上。Kenny又给了Butters一些别的衣物:Kevin的旧帽子、Karen的淡蓝色雪花围巾、可能是Kenny母亲的淡紫色挂流苏的滑雪帽、以及Karen的靴子。


  他们穿戴好了,准备从前门走。客厅里,Kenny的母亲仍没有醒来,Karen抱着厚厚的毯子坐在地板上:“为什么他会穿着我的衣服?”Karen问。


  “你今天不出门对吧?”Kenny反问她。


  “废话,当然不,”Karen说,把毯子拉上肩膀。“太冷了。”


  “很好,那就借给他。”


  “怪胎。”Karen嘟囔着,但他们已经走出了屋子。Kenny听到了她的嘟囔,但也不清楚在他妹妹眼中谁比较呆,可能是Butters,因为他穿着他妹妹和母亲的衣服看上去的确有些不妥,但本人却不觉得,倒是十分开心地东张西望。


  “哦,天哪,大家得花些时间才能清理好这条街道!”Butters对着街景发出感叹,他们正处于街区的中央:“我们可能得请假了。”


  “明天周六哦。”Kenny说。


  “对诶!”Butters笑了,牵起了Kenny的手;Kenny咧嘴笑了,也紧紧抓紧了Butters的手。他感觉自己像个傻瓜,傻傻地牵着手走过他邻居的停车道,但他抑制不住。


  “今天会是最棒的一天!”Butters说,在呼啸的北风中脸上泛起健康的粉红色。Kenny好奇如果他不是在Kenny家醒来,而是在市民中心后面的棚屋醒来的话,是否还会这样说。


  “最棒的一天。”Kenny应付着,他想恐怕是的。


  在他们走到Kyle家的路上没有在牵手了。Ike放他们进来,他还穿着睡衣;客厅里,Stan 和Kyle并肩靠在沙发上玩游戏,都穿着睡衣。他们随便地打了个招呼,眼睛仍没有从屏幕上移开。Kenny走进客厅,直接在沙发上坐下,然后Butters坐在他的旁边;Ike坐到沙发的另一边。煎饼的味道从厨房里传来,Kenny能听见Kyle的母亲在厨房里大声讲着电话,他父亲则在毗邻客厅的办公室里打着字。


  “Butters,你仍在离家出走吗?”Stan问道,他已经在游戏里把Kyle击败了,Kyle放下手柄,打了个哈欠。两人看起来都像刚刚醒来。Kenny十分确信他们俩早就搞在一起了,但他觉得这是他们自个儿的事,他已经尽力不表现出对他们关系的嫉妒了。


  “哦,是哪,我仍然不能回家。”Butters说,Kenny则觉得这似乎有什么弦外之音。他怀疑Butters也许并没有收到他父母明确的驱逐令,也许他只想出来晃晃?


  “所以,你是在Kenny家幸存下来了?”Kyle说着,转头对着Kenny咧嘴笑起来。Kyle已经戴上了他的帽子,看上去似乎没有睡个好觉,他那略显疲惫的慵懒神色在Kenny看来,明显就是被人“好好疼爱”过。Kenny倒是想有朝一日能让Butters也露出这种表情,但他不确定他是否应该取走Butters的第一次。


  “当然!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告诉你,Kenny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房东。”Butters已经脱了靴子,也把外套解开,但仍戴着围巾和帽子。Kyle锐利的眼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扫了几下,而Kenny很不喜欢这样被Kyle当成数据一样,精密的眼光审视的感觉,以及他嘴角流出的一丝了然的微笑;但考虑到Kenny自己大概也曾经用这种表情看着Stan和Kyle,所以这算是某种报应,他只能庆幸Cartman不在。


  “如果你们饿了的话,厨房里还有一些煎饼。”Kyle最后只是平静地提议。


  厨房里可不只有煎饼,还有一些熏肉和橙汁。Kyle的母亲坚持给他们两个一人一杯热可可,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对Kenny一家充满歉意,还曾经在Kenny没钱买戏服参加学校自编剧时主动帮忙。尽管她有时可以变得烦死人,缠着Kenny问些没完没了的关于他们家的问题;但只要她为Kenny端上一盘新的熏肉和热腾腾的煎饼,Kenny就会立马向她效忠。


  “这样的下雪天,你们这些孩子接下来想干嘛?”她冲他们问道。


  “哦,我想我们会好好享受的。”Butters说:“我们可以雪球大战,或者做个雪人,或者......"


  “天哪,”Kenny说着把脑袋从盘子里抬起来:“说得像这鬼地方下雪很稀罕似的!”


  “好了,Kenny,”Kyle的母亲说着,拍了拍Kenny的脑袋:“在我家你得注意一下措辞!如果我是你们,我会抓紧时间做完作业。但我想这跟杀了你们没两样对吧?”


  她说完后就离开了厨房,Kenny和Butters则快速地解决了他们盘中的食物,并喝了第二杯热可可。Kenny感觉他饱的要撑死了,这才慢悠悠地又回到客厅。Kyle的家暖气开得非常足,Kenny解开了自己大衣的拉链,又拉下了自己的兜帽。说实在的,在这样的大雪天,他已经不想去Kyle家以外的任何地方了。他倒在Kyle家的沙发上,懒洋洋地盯着电视看;butters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来到沙发前,他脱下Kenny借他的外套,摊在沙发上然后坐下,却没脱下Karen的围巾和帽子。Stan和Kyle靠在一起,正在看着《虎胆龙威2》来消磨冬日时间,而Ike已经靠着他哥哥沉沉睡去。不得不说,Kenny很开心所有人都只想在房间里荒废大好时光,这样他就能自然地融入其中了。


  “对了,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Butters?”Stan问,眼睛仍没有离开电视屏幕。他们所有人都窝在沙发上,Stan在中间,Kyle和Ike在他右侧,Kenny和Butters则在左侧。


  “恩,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你不能一直耗在Kenny家。”Kyle的声音闷闷地传来,听起来他已经在睡梦的边缘徘徊了一样。


  “不,他当然能。”Kenny说,尽管他心里知道Kyle是理智的。


  “可能吧,但这太疯狂了。”Stan折中地打断他们,“但是,Butters你应该告知你的父母,有必要的话,你得向他们保证你不会再看黄片了。”


  “反正你要想看黄片的话只要去Kenny家就可以了。”Kyle发出了揶揄的窃笑。


  “啊,我想你们说的对...”Butters低下头,小心地绞着手,犹豫着该怎么办。Kenny一直对于Butters和他病态的父母依存情节不悦,他对此无计可施,但当他伸出左臂,把Butters的肩膀整个拉近自己时,他注意到Stan和Kyle不约而同地惊奇地抬了抬眉毛,这让Kenny感到了好笑。


  “哦,天哪!我早该告诉你们的,”Butters感受到来自Kenny的温度,这让他猛然醒悟;他侧过头看着Kenny。“现在Kenny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所以如果你们看到我们接吻或做别的什么...这就是为什么!”


  Stan和Kyle静默了好一会儿,两人显示打量了Butters兴奋的、红扑扑的脸颊;然后两人又把满含着“你倒是反驳一下啊”的眼光投向Kenny,结果Kenny当着他们的面,弯下身子,轻柔地亲吻了Butters的鼻尖,这让Butters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基督耶稣啊!”看到此情此景,Kyle无力地哀叹着,把头重重地搁在了Stan的右肩膀上。


  “别告诉Crtaman。”Kenny严厉地说。


  “好吧,”Stan回答,脸色微妙地别过头。


  没有人再关心电影演到哪儿了。


  


  剩下的一天相安无事地过去了:在游戏机上枉度青春,用Kyle电脑上的搞怪小视频打发时间;期间Ike掉线了好一会儿,但又无声无息地出现,旁若无人地和他哥哥讨论着卡尔萨根或原子论什么的.......与这相差无几的周末Kenny拥有无数个,但他从没有领着Butters一起。他多希望自己现在能喝点喝酒,让自己醉在温暖的天堂.....这想法唤起了他的烟瘾,转眼看钟,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于是他悄悄地站起来,来到Kyle家的后庭。


  后庭堆着Kyle家用来烧火的木柴,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下,他能听到松柏树的枝桠被雪压断的清脆声音。他踏进雪地,脚底绵软、厚实又湿冷的感觉围住了他的脚尖,让他难以挪动一下。Kenny感到Kyle跟着自己来到了后庭。Kyle把大衣套在睡衣的外面,脚上踩着靴子跟着他,就站在离他不远的一处没有雪堆着的落脚处,与他几乎并着肩。Kenny半是礼貌半是玩笑地递给Kyle一支烟,Kyle抽了抽眼角,权当拒绝。Kyle是个老派的好孩子,派对上喝两杯就收,抽烟,更是要他命。


  “所以,”Kyle说着,蹬着Kenny:“Butters?你他妈想干嘛?”


  “我们又不全是打娘胎里就注定会和好基友一起变GAY的,我算半路出家。”Kenny平静地注视着Kyle,满意地看着他规矩的朋友在白皑皑的空间里羞红了脸,接着愤怒地推了他一下。


  “你是想郑重的告诉我们你——真的在乎他吗?”Kyle歪着头斟酌了一下词句后问道。这不奇怪,因为Kenny知道想Kyle这样心高气傲的人不会真正关心Stan以外的人——那是Kyle的太阳。


  “我当然在乎他。”Kenny笃定地回答:“我比你们这些家伙在乎得多。”


  Kyle嗤笑了一声。“哦,是吗?在你把飞镖扔进他右眼的时候?”


  “老天啊,我那会儿才九岁好吗!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打中!你们呢?比起帮他不是更优先考虑怎么让自己别被牵扯吗?”


  “可以,毕竟我们那时都是小孩,我们很傻很天真;但现在我是出于理智地关心他,所以我需要弄清楚——”Kyle说着,皱了皱眉,似乎在怀疑Kenny的真心。“你-----你应该不会,只是想玩弄一下-----处子------吧?”


  “操你大爷的,Kyle。”Kenny马上回复到,但他说的很小声,他需要假装Kyle对他混乱私生活的谴责并没有伤到他。


  “你扪心自问,我们至少有半个年级的人跟你睡过了,至于你自己——”Kyle停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如何评价:“算了。而且,我不认为让Butters成为那些跟你睡过又消失的许多人中的一员对他有什么帮助。另外........唉,怎么说呢?Stan和我都觉得,那孩子可能真的有点喜欢你。你没回翘课的时候,他都会缠着我们问‘Kenny怎么没来?’,‘你们看到Kenny了吗?’,‘哦乖乖我希望Kenny没出什么事’........"


  “他不曾对我说过这些,”Kenny有些迷惑地说着。一想到Butters是这样担忧他就感到一丝罪恶感。他觉得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这个逃课的坏学生,就连他的老师也早早地放弃了他。


  “总之别像个混蛋似的玩弄他感情,”Kyle说,Kenny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随后把嘴里快烧尽的烟头丢进Kyle家的院子。


  “Butters是这个小镇唯一还值得一提的人,”Kenny说,神情不似他的严肃:“你说得对,他不应该跟我这样的人待在一起。但我看不出来还有谁能更帮到他。”


  “他需要什么帮助?”Kyle奇怪地问,表情似乎有些怪异。


  “一个不会把他当笑话看待的人,”Kenny说道,然后咧起嘴,露出白牙,笑着说:“或许还需要一个优秀的振动棒!”


  “Kenny!你这下流的王八蛋!”Kyle赤着脖子冲他吼道。Kenny笑得开心极了,掉头回到屋子。


  “我不是开玩笑,Kyle。”Kenny说着停下来注视着他的朋友。“有时候,有些人需要被人干一下,才能松一下敏感的神经——你最明白这个理对吧?”


  “去——住嘴啊!”Kyle大喊着,脸颊整个涨得通红。对于Kenny来说,Kyle是个受,终于变成了斩钉截铁的事实,顺便他也推翻了之前他对于两人关系的假想:他之前想,Stan会是那个先把Kyle按在床上的人。他可能会把Kyle的双腿往外拉成一个V型,用强硬的态度和热情洋溢的激情征服他.......现在看来,更有可能会是这样:在两人耳鬓厮磨,唇齿相碰时,Kyle会把腿紧紧圈在Stan的腰上,生怕他离开......当然,Kyle一定是受方。


  “总之!你应该对他好一点,”Kyle跟在Kenny后面进屋,“你对他应该也很重要。”


  Kenny很想转头对面对着Kyle,问心无愧地说他同样看重Butters,但他知道就算他说了,Kyle也不会相信他。他们在走廊里,踢掉靴子上的雪末,回到客厅;屋子的中央供暖让他们在几秒钟里就暖和了起来。客厅里,Kyle的父亲刚刚又升起一堆火;Butters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膝,还侧着头聆听着Ike关于卡尔萨根的长篇大论;他旁边是Stan,坐在地板上,听到他们进来时抬起头,像Kyle投去一个确认的眼神,仿佛在问他是否已经和Kenny谈过。


  “有理由相信,超越文明进程的技术会更快地毁掉人类.......”Ike还在说着:“这是现在唯一要紧的事。”


  “哦,天哪,”Butters可能是房间里唯一因为Ike的话而担心起来的人。这是Kenny坐到他身边,手臂滑过他的脖子,环过肩膀,安慰他冷静点。Butters因为他的举动又脸红起来,简直像融化的小糖人一样。Ike停止了演讲,眼神锐利地盯着他们,然后皱起了眉。


  “这个镇除了我难道都是基佬吗?”他问道。


  “没错。”Kenny回答道,而Butters咯咯地笑了起来。


  


  Kenny和Butters都被邀请一起在Kyle家吃晚饭,Stan则俨然已是常客。Butter终于在上晚餐桌前脱掉了帽子,而他的头发因为戴了一整天的缘故而有一些翘起的头发卷,像幼儿一样。


  “你们这些男孩可真是懒死了。”Kyle的妈妈说着把一大碗煮好的面条端上桌。Kyle和Stan还没换下睡衣,而Ike 的眼睛却布满了血丝。Ike才十二岁,但已经是Kenny知道的最狠的瘾君子(当然在别人眼里也是最厉害的天才),如今他只比他们低一年级。


  “可今天是下雪天啊,妈妈。”Kyle说:“你应该偷懒一下。”


  “让孩子们休息一下吧!”Kyle的父亲说到:“他们今年学习地那么刻苦,想想看吧,马上他们就要去大学了。Butters、Kenny,说起来你们申请了什么大学?”


  “我希望我能去一个暖和的地方的大学,”Butters说到,而Kenny注意到Stan和Kyle又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他们藏在餐桌下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Kyle会去某所常青藤联盟的大学,而Stan会去就近的社区大学。Kyle有朝一日会在繁重的学业和事业中寻求安稳,也会为自己的人生定下明确的目标——因为他就是这样被抚养长大的;而Stan将会继续用他的耐心安抚Kyle那紧绷的神经,然后为Kyle的人生目标提供归宿......这些伟大的行径,会让他收获Kyle永久的崇拜。他们会共同拥有一个小公寓,两人可以没日没夜地玩游戏和做爱;也许他们也会吵架,Kyle处于暴怒之中,而Stan垂下眼睛,这又抚平了Kyle的神经质,让他又投入对方的怀抱,然后彼此摩擦着,继续燃烧彼此的欲望.......即使这都只是未来的设想,但Kenny似乎能看到这就是未来。


  “也许是加利福尼亚,也许是弗罗里达,”Butters还在说着,想着还有哪些梦想之城是没有雪的。Kenny注视着他,多想把他抱在自己腿上,再一次把自己的大衣裹在他身上,看他露出昨晚一样满足的笑容......Kyle的双亲看着Butters的眼神让他感到不快,那是一种怜悯的眼神,而Kenny为这种怜悯感到恶心。


  “不错,那么你打算读什么专业呢?医药?法律?你应该以这个为基础来选择大学,而不是气候。”


  “哦,我不知道,”Butters说,但他微笑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盘子。“也许我会去学厨艺吧!我绝对会喜欢这个!”


  “哦,那你应该去烹饪学校。”Kyle的父亲说:“你应该去波士顿的蓝带学院,那个应该很不错。”


  “波士顿,哦,那个的话,我觉得那里太冷了,”Butters说着,声音变得小了起来。


  “如果你是一个好学的好学生的话,应该为了更好的教育而牺牲对舒适环境的要求!”Kyle的母亲严厉地用叉子指着Butters说。


  “我想您说的没错......但——”他说着,手绞在一起斟酌着措辞,


  “嘿!”Kenny大声说着打断他,揽过Butters的肩膀。“夏威夷怎么样?我想一定会有了不起的厨艺学校在夏威夷吧。”


  “Kenny,”Kyle的母亲对他皱起眉头,那绝对是对他打断对话的不满,但Kenny才不在乎——Butters在他臂弯里露出的微笑值得千百万次温暖的晚餐。


  “夏威夷,对呀!”Butters欢呼雀跃着:“那里再合适不过了!”


  


  吃过晚餐后,Kenny已经不想在这里多呆了。他想从这个世界逃开,这个跟他不会相关的世界,尽管这意味着他逃离了一方舒适温暖的世界;他希望Butters愿意跟他一起逃离这里,但这似乎也不公平。Butters原本和Kyle和Stan有一样的起点,当然他也缺失了一些先天条件,就和Kenny一样:Kenny尽管总能融入学校生活,但他受不了老一辈的人对他的指指点点,所以他把脸藏在大衣里直到高中,直到他接受自己;而Butters缺失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他们两个就像站在薄如一张纸的冰面上,而Stan、Kyle还有Cartman都走在前方,如同走在冰山顶端一样平稳。无论怎样,他们都被困在寒冰地狱里。


  “波士顿吗...”Kenny嘟囔着,他们离开了Kyle家,走在回他们漏风的老街区的路上。“老天啊...”


  “我不是很想去那里,”Butters说,他又穿上那厚厚一堆杂七杂八的衣物,在他们踩过雪堆时,仍紧紧挨着Kenny。


  “Kenny,如果我真的去夏威夷,或别的什么地方的话,你...你会和我一起去吗?”


  “当然了。”


  “我—我会每天为你煮饭,相信我我很擅长。如果你真的不去上大学,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教给你!”


  Kenny听了Butters一番话,走在前面的他停了下来,他转过身,注视着Butters。Butters似乎觉得自己说了大话,那收紧眉头的样子,似乎觉得Kenny会揍他一拳。


  “Butters,你还记得我曾经用忍着飞镖打你那回吗?”Kenny问道,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往下沉着,直到Kyle提起这件事才让他想起来。这诚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Butters恐怕也这么想,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恩,记得。”Butters说。


  Kenny抓过Butters的肩膀,然后他凑近了观察着,那帽子上细细的流苏轻轻地拂过他的额头,Butters看起来并不愿意回想,而Kenny很想知道Butters是在什么时候喜欢自己的,是在那时?还是在更早以前?


  “你有留下疤吗?”Kenny轻轻地问他,同时倾斜身子,让两人几乎脸贴着脸。他们站在路灯下,一半身子位于Kyle他们居住的舒适安详的街道,一半身子站在Kenny所在的乱象频生的贫民街上。他的鼻尖划过Butters的眼角,那也就是八岁那年他把飞镖掷向的位置。Butters当时没有瞎掉真是上帝的奇迹。Kenny知道自己应该放开Butters了,但他手上却一点也没松。


  “只有一点罢了,”Butters说,听起来有点紧张,连呼吸也变得快了些。“你几乎看不到它。”


  “我很抱歉。”Kenny说,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别那么多愁善感。他亲吻着Butters的眼角,Butters发出轻柔的叹息,那片被Kenny亲吻的皮肤微微颤抖着。


  “老天,Kenny,”Butters笑着说:“我没有对你生气呀,那只是很久以前的事而已。”


  “看着我。”Kenny说,Butters照他说的做了,又羞涩地眨了眨眼。Kenny郑重地亲吻了他的另一只眼睛,然后反复地吻在他脸上。路灯静静地照着他们的身影,雪仍旧簇簇地下着,世界安静地仿佛在迎接终结,一切风景都被沉默毫无保留地掩盖。南帕克镇在此刻前所未有的安静,大概是因为所有人都舒舒服服地窝在自己温暖的家里,远比他们两个伫立在雪地里的男孩要舒适得多。


  “我很高兴你仍有两只眼睛。”Kenny说着,这像是句废话

但他也想不出别的语言来形容他现在有多疼爱Butters那双眼睛,它们盯着他,不住地眨动着。


  “那真是我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天。”Kenny叹息着,与Butters额头相抵。


  “我知道的。”Butters小声地回复。


  他们又踏上回程,手紧紧握着。


评论(6)

热度(133)